首页标准化要闻罗清启:全球工业开始拥抱“不入库率”

罗清启:全球工业开始拥抱“不入库率”

信息来源:中国标准化 发布日期:2019-05-13

在世界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明确由海尔牵头制定关于大规模定制工业模式的国际标准之后,仅仅几个月时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又任命海尔COSMOPlat为研究组召集人,专题研究制定大规模定制的国际标准,输出ISO国际标准、技术规范等。从发达国家管理理论界纷纷跟踪研究以及将海尔的制造模式案例引入课堂,到两大国际组织将海尔模式作为标准推向全球工业,中国企业的制造方式为什么能领先最早提出工业4.0的德国企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海尔模式的领先性对未来工业的转型有什么促进作用?新华网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

管理学不能成为互联网装饰的唯象理论

新华网:ISO最近任命海尔COSMOPlat为研究组召集人,专题研究制定大规模定制的国际标准,这其中包括相关流程体系、系统平台、技术应用、商业模式等,几个月之前,IEEE明确由海尔牵头制定关于大规模定制工业模式的国际标准。为什么半年内两大国际标准组织都决定由海尔牵头制定大规模定制标准?

罗清启:这是海尔模式第三个维度的冲击,前两个主要集中在管理理论界和组织实践领域。这三个维度显示了这个模式在全球范围内被快速接纳的基本路径:管理哲学体系的确立、组织层面的试验、标准语言的统一。互联网在当下的全球管理界被当成是拯救现象的工具,我们亦步亦趋地、痴迷地纠缠在互联网带给工业的匆忙转型进程之中。

海尔的大规模定制体系(COSMOPlat)实际上是耦合了工业与用户等诸多社会主体,构造出一个共时的新的开放体系,在这个体系中需求是第一位的,它被定义为持续性的个性事件,工业体系则是产生这些需求事件的社会性环节,工业体系的开放性作为新的未来被建构出来,它实际上标志着大规模的个性化需求正式登上管理学的历史舞台。

大规模定制从1970年代在西方提出直到现在,它始终徘徊在大规模制造的意涵之内,生产环节希望和自己的交换环节一起完成这个模式的转型,这从逻辑上看实际是不合规的,供应链寄希望自行解决这个问题,这在漫长的岁月中变成了一种自我定义的循环而使所谓的大规模定制止步不前。海尔把市场创造力接入生产环节,它锻造了新的生产结构,所以说,我们看到的海尔模式不是某种互联网理论的创新,它实际是物联网管理学的一次扩张,这次扩张无论是从表观上还是从逻辑上看都是革命性的,两大国际组织的紧急推广意愿印证了这个结论。

生产能力投资需要内禀性吸力来平衡

新华网:据国内研究报告《中国的产能过剩:程度测算与行业分布》显示,2001—2011年中国30个省市平均工业产能利用率为 60.68%,存在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我们一直在通过各种措施来应对产能的优化,全球发达国家也通过新的工业革命来调整自己的工业生产能力,有观点认为海尔的大规模定制模式能为未来的工业产能管理提供结构化的帮助,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一观点?

罗清启:海尔的大规模定制模式带来的工业革命不是局部的,而是完整的、系统性的,它要改变的是整个工业的生产与交换的结构。产能的问题有史以来一直被当成一个工业的外部问题来对待,也就是当成投资问题来对待,生产能力的国家或者区域的扩张和紧缩问题一直被当成经济周期的扩张和收缩问题而被推到投资景气的控制问题上去了,也就是说它永远是作为工业的外部性问题而存在的。

中国工业产能的大规模增长有我们的潜在优势,这种长时间的工业供应能力的扩张创造出生产过剩的世界性的临界条件,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工业的内部引力去牵引和平衡我们的生产能力,海尔的COSMOPlat体系不仅仅是推动工业创造进程的机制,它更为重要的作用是带来了“需求透明”的可计算的市场。

这为生产能力投资带来巨大的内禀性吸力,产能再也不可能是一种单纯的装备投资了,大规模的个性化需求作为创新之矢在工业的物联网尺度上浮现出来,因此,产能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业生产能力,而是一种具有了多个前进方向几何特征的新工业力量,在未来工业天体的整体图景中工业产能投资的流星轨道开始消失。

联系方式

广东省东莞市质量技术监督标准与编码所

电话:0769-23109931

传真:0769-23109941

邮箱:dgsci@dg.gov.cn

邮编:523120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莞温路178号

客服微信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莞温路178号 邮编:523120

电话:0769-23109931 传真:0769-23109941

2017 © 广东省东莞市质量技术监督标准与编码所 粤ICP备17012536号

公安备案号 44190002000290